中阿國際商貿金橋網

剛進入阿富汗

【原創】
  
  剛進入阿富汗,身邊的阿富汗員工在聊天時就講,民眾不只被塔利班勒索,也受到官員的壓榨。在喀布爾市郊,果農要把蘋果運送出去時常向塔利班繳付過路費,每一卡車的收費相當于美金30元。工人如果不向地方政府交付保護費,省長也會派警察或者哨兵到他們工作的地方把他們趕走。塔利班占著山區,政府占著城鎮;塔利班占著夜里,政府占著白天。辦事處一位哨兵伊犁馬斯的叔叔是一名工程師,他遭遇為例子并不罕見,曾不斷地繳錢買平安,可是,勒索者還是朝他的房子發射火箭炮,還企圖挾持其長子,導致他受重傷,不得不前往印度治療。什么原因也沒有,只是因為他們家還算有錢,且并沒有搬進大城市。
  
 
  他家鄉官員和居民說,武裝組織通常向成功商人下手,因為他們相信這些人有能力繳付大筆錢。他叔叔居住在喀布爾東北部卡皮薩省,一個到處是桑林和杏林的地方,風景純美,曾經受阿富汗朋友邀請整個中阿商貿金橋網同事,去玩過兩天,山地烤羊肉和燜土雞是難忘的回憶,當然還有各種杏干和松子。
  
  經營一家生意興隆的建筑公司是伊犁馬斯叔叔的主要收入,他也是工程師,當再也受不了勒索者的需索無度,決定帶著另外10個孩子,一起到印度與大兒子會合。在阿富汗的廣袤山區,在阿富汗冬天漫長的夜晚,凋零的百姓總是向真主祈求不要有塔利班,使他們全家平安。
  
   國際社會源源不斷的捐助,也象無主的羔羊,有能力的能人們都牽走。就算聯合國為救助當地貧民送來的大米、小麥等救濟品也流入了黑市,說是黑市其實是公開的大市場。聯合國的帳篷,美國的鐵桶食用油,應有盡有。相信這些坐在簡陋商店門口的小店老板,并不是沒有付錢就獲取了這些物資。所以說,人們普遍認為,阿富汗政府和多國部隊在阿富汗面對的挑戰不單是塔利班的威脅而已。最大的威脅可能正是阿富汗政府自己,自己對自己的管理,畢竟從沒有建立過現代政府的經驗,人們還是給予了幫助和理解。
爆炸聲中阿富汗孩子的快樂生活
(百姓卻越來越沒有安全感)
現實中,與其說塔利班的貪得無厭和殘暴是阿富汗治安動亂的根源,還不如說是當下政府官員的貪腐造成現在的局面。無論你想獲取工程還是采購合同,無論你是交稅還是年檢,要想順利而不被無休止的拖延,就要花錢,甚至就算犯了罪,只要你有足夠的錢,也是安然無憂的。老百姓形象的說,警察從前門抓到了壞蛋,壞蛋給警察一把錢,警察就從后窗戶和壞蛋說再見。壞蛋變得越來越有恃無恐,可憐的百姓卻越來越沒有安全感。
 
(深度了解阿富汗可以進“中阿工貿群”qjcb15600175511)
  
  兩路國際貿易(北京)有限公司
  
  中國世貿組織邊貿委一帶一路發展研究中心
  
  中阿商貿金橋網
福建36选7开奖查询今天